陈柯帆爱宠离世,你需要一个摆渡人-悦杭州0条评论

2019年04月15日   分类:全部文章   5人浏览

陈柯帆爱宠离世,你需要一个摆渡人-悦杭州

陈柯帆

好好告别,才能真的放下


她一向不喜欢等人,此时却巴不得一直等下去。怀里的小猫在她的假想中还有温度,仿佛下一刻就会醒转。
一辆面包车缓缓开到姚江路上,太和广场附近的一个公交站台边上。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下车,走到她身旁,却并不上前,直到她哭得累了般地收起啜泣。他知道:这也是告别的一部分。
师傅戴上一次性手套,打开后备厢,拉出焚化台,铺了一张耐高温石棉,准备把小猫放上去。她阻止:我自己来吧。
“毯子和罐头能一起火化吗?”她问师傅。“为了保证最后烧出的骨灰是纯净的,最好还是不要同别的物品一起烧。”
炉门关闭。师傅递给她一柱香:“送送吧。”说完就走到离车半米远的位置,看着对面的马路。
30分钟后,师傅把一小堆洁白骨灰,装入骨灰盒,密封好,再用黄布束口袋装起来。
女孩像最初紧抱箱子那样,抱着爱猫的骨灰罐,本不需要用上的臂弯,却暗自使上了劲,像抱着庞然大物似的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这是“福派”2017年4月的第76单宠物殡葬。


2010年的冬天,Shirley的爱犬卡卡被人用石头活活砸死。
“那是我与丈夫救助的病狗,是只藏獒。”
Shirley遇见它的时候,它只有5个月大,已辗转过好几任主人之手。“见面的时候,它就那样被关在幽暗的地下室,地下室里满溢的凉水,没过了它的四肢。它站在水中,可怜巴巴地看着我,完全失去了藏獒应有的野性。”
她为它取名“卡卡”,并带回了家。在它长到约1岁的时候,她与丈夫朱先生考虑,大型犬需要更大的空间与更多的自由,于是在小和山上租了个山坳,在那为它安了个家,并请人专门为它做饭,陪它玩。
在入行宠物殡葬之前,Shirley的本职是优秀的心理咨询师。说起卡卡被砸死的事情,Shirley红着眼睛说:“我也需要督导,需要哀伤治疗,但没人帮我做。”
后来,她和朱先生为卡卡在山上挖了个坑,将它好好地埋在了土里。谁知,第二天再去看望时,原先埋葬的地方只剩一个空荡的大洞,卡卡的尸体已被不知名的野兽叼走。
双重打击令夫妻俩倍感痛苦,通过这件事,他们开始反思国内宠物的善后问题。在查阅国外的相关案例时,对比国内的胡乱掩埋与法律上的不完善,国外已经有了完善的宠物尸体炭烧技术,最具代表性的是日本,他们在保护环境的同时,更多地注入了人文关怀。
夫妻俩决心让宠物殡葬行业在国内也能够发展,让宠物们都能体面地离开。

尽管国外有先例,却没有可以照搬的资源,首先焚烧设备就是个大部头。夫妻俩找技术人才,组建研发团队,去国外实地考察。做焚烧试验,要求焚化速度快,焚化物干净,并且每次焚烧时排放量都达到国家环保标准,且趋于稳定。两年后,设备终于研发成功,并获得了7项相关专利,其中一项便是设备的发明专利。
焚化炉内置在车厢中,车型是7座的依维柯,拆去后,只剩2座,都在驾驶室,后头改造成设备室。有订单的时候,师傅开车提供上门服务,找个空旷地带就能现场烧,速度很快,也很方便。在炉内安装了移动监控器,确保师傅是一炉一宠地做。

1200℃以上的高温燃烧、烟雾二度净化技术,结合“移动式”设备,就这样创建了杭州乃至浙江省内第一家宠物殡葬服务公司——福派宠物有限公司。那是这个行业尚未发展起来的2013年,离卡卡去世已过了3年。
正是因为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,所以并没有合适的名词能概括这项工作。网上习惯称之为宠物入殓师,然而除了为宠物整理遗容,Shirley他们提供的服务显然更多。
Shirley更喜欢将宠物殡葬称为宠物送别,她在宠物殡葬行业首次提出了“告别”的概念,“为宠物做火化是一个与宠物好好告别的过程,因为在经历过丧失的那类人,他们还得继续有好的心态面对接下来的生活。”

「宠物的离去,是一次丧失事件,丧失带来的哀伤的情绪也许会被压抑,但眼泪不会消失,悲伤也不会就此殆尽,而是滞留在身体的某个部位,成为一个未完成的事件,在日后的生活中产生一些莫名的情绪及生理问题。」Shirley将心理辅导带入宠物殡葬行业,将其列为宠物入殓师的必备技能,对失去爱宠的主人作哀伤辅导。
杭州平均每天都要死亡200只左右的动物(包括无主流浪动物),时至今日,浙江省却有且仅有3家宠物殡葬公司。“在福派创建的头几个月,我们只能接到一两单,甚至一单都没有。”订单虽少,心力却是一样地耗损。
有次夜里12点,Shirley接到来电,对方语气不善,要求马上赶到,因“我的朋友哭得不行了”。赶过去,火化、安抚、等待,到主人离开,天都亮了。“我们却没有一丝睡意,这个过程的共情太深,常常在做完一次订单后,自己也需要安抚自己。”
遇上夏季40℃的酷暑天,在烈日下打开刚燃烧到1200℃的炉子,那股热度终生难忘,所以师傅都晒得特别黑。
福派接待过从武汉坐12小时大巴赶来杭州为宠物火化的年过花甲的阿姨;也看过小狗在已去世的母狗身边,哀嚎着围着转圈;更有土豪老板,为自己的爱犬烧金叶子,希望狗狗去了“那边”,也能生活得很好……

Shirley曾负责过一个哈士奇的订单,“那是我从事这份工作以来,第一次接到还活着的动物的单子。”
在医院,Shirley见到了那只很漂亮的哈士奇,狗主人——60多岁的父亲和30来岁的儿子,抬着哈士奇准备进房间为重病的它做安乐。
父亲像哄孩子似的轻声道:“乖,不怕。我们进去吃巧克力,吃巧克力啊。”哈士奇似乎有所察觉,呜呜地叫。没过几分钟,传出嚎啕痛哭声,是儿子的哭声,父亲则默默流泪。
在当时没有完全释放的情绪,必然会成为日后的隐疾。Shirley察觉到父亲压抑着的强烈哀痛,她拿出跟邻居扯家常的态度,跟那位父亲聊这只狗养得如何好,如何漂亮,“一定很用心在养吧。”父亲在谈起哈奇士生前的故事时,逐渐打开心扉,甚至有了一丝笑容,说到动情处,又默默流泪,就这样边哭边笑着,Shirley帮助他正视当下的哀伤情绪,并好好地和这个情绪相处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有机会处理好这个丧失事件,才能彻底走出。
整个火化仪式,其实不仅是与动物的告别,也是与当下那个非常哀伤的你的告别。
“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,然而痛心的是,我都沒能好好地与他们道別。”几年前李安的电影台词至今依然能发人深省:无论是人还是动物,都需要告别的过程。
从接到死去的宠物,到火化,到给顾客一炷香,到给宠物写寄语,包括宠物墓地等这一系列的火葬仪式流程,请的是日本著名茶道馆专修多年的学者设计的,“让这个过程成为行为艺术,通过它传达人文关怀。”
如果说Shirley喜欢称之为宠物送别,我更愿意称Shirley为宠物送别摆渡人,渡的不仅是宠物,还有和它告别的人。
你有告别故事,想跟我们说嘛?
- 今 日 互 动-
请在评论区或后台留言,
告诉我们,
你想在悦杭州看到哪一方面的内容;
我们将选取10条可操作建议,
每人送悦杭州实用折扇一把。
? 文丨弹珠
? 图丨福派
悦杭州原创文章
谢绝一切形式转载
本号不授权,侵权必究

1万存款也敢来杭州买房,买了还不住,
这个摄影师在搞事情
98元一人吃爽两人吃饱,
这个川妹子要让杭州人半夜2点都能在家吃上火锅
从小流浪、露宿、垃圾堆觅食,
这些小生命也想在杭州有个家。
不用羡慕北方的德云社,我们有南方的笑海团
从星巴克辞职,杭州85后帅哥专情种地
“我爱你”用杭州话怎么说?

悦杭州客服微信:yuehz0571
Tel:13754325385
E-mail:yuehangzhou2016@sina.com

转载请注明:陈柯帆 » 陈柯帆爱宠离世,你需要一个摆渡人-悦杭州